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 > 宝具革命在星海 > 第16章 新的一天,从中午开始

十一选五开奖: 第16章 新的一天,从中午开始

    “嘎吱?!?br />
    院内的一切,蓦地印入眼帘。

    一抬头,微凉的夜幕高高挂天边,屋檐下吊挂的葫芦散发着柔和的光芒,淡淡的光亮如月华,洒满了整个院落。

    干净整洁的青石板,陈旧古朴的木屋,摆放整齐的用具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眼前宁静的景象,仿佛藏在内心深处的某个梦境,毫无征兆地走到吕木的面前。

    是如此猝不及防,也是如此无法抵抗。

    吕木有些怔然。

    之前的数月,他从未有此刻之感,一切好似都再寻常不过,可眼下这些……

    也许是又捡回一命,亦或者数月以来积攒的倦怠悄然袭来。

    不经意间,他才猛然发觉自己心中的包袱是如此沉重压抑,先前数次拼命修炼到脱力晕厥,也只能暂时压制住那种迷茫。

    可很多东西,都不是能一直逃避过去的,你不去看它,不代表那并不存在。

    旋即,又自顾自地摇了摇头,他无奈苦笑道:“这才哪儿到哪儿啊,要走的路才刚刚开始呢,怎么能现在就........”话到最后,却已经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夜深了,叹息,也更长了。

    转头回顾‘林峰’所在的角落,吕木再度挪步前行。

    很快,双臂触碰到了对方,他打算把人先给扛回去,看看还能不能救。

    反手一用力,突然,手肘不经意触碰到了后方,吕木明显一怔:

    “这......触..感好....像...不..太...对..啊.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窗外的天空夜色深沉,微光浸着冷,离天亮还有段时间。

    吕木十分利落跳下床,赤脚踩在微凉的地板上,他就像灵敏的猫科动物,每个动作寂然无声。

    地平线后的太阳用光染亮了天际,泛着冷的蓝,折射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他收拾好东西,嘴里嚼着一根青草,龇牙咧嘴地嚼着吮吸着。

    这个时节的草根儿其实颇有些苦,可他还是习惯了这样,惯性的力量总是强大。

    更何况这也是当初吕木那群人中不成文的规矩,草根草根,寓意着不要忘本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还记得,大藏师曾经翻译过很多上纪之前的古籍。里面有一本书的名字,寓意倒是差不太多,咬得菜根则百事可做....”虽说菜根和草根不是一回事,可抬头望着天,喃喃自语的吕木心中仍旧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昨晚稀里糊涂地和人打生打死,然后敌人又莫名其妙地暴死,最后更是鬼使神差地往住处里塞进了一个大活人。

    当真是一笔糊涂账,乱七八糟的,几乎打乱了他接下来所有的计划。

    可现实就是这样,计划赶不上变化,稳稳当当没有变数,那才是少数情况。

    嗯,还是个女的,麻烦一箩筐啊,想着想着,吕木不自觉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还好现场处理干净了,顺便还得了几瓶好东西?!庇沂置嗣氐醚鲜档募父霭岛煨∑?,食指轻弹,叮叮的脆响让他面色稍缓。

    正是昨晚的战利品,一共三个小瓶,加起来总共有十九颗小红丸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的话,红色的小丸应该是能强盛气血的辅助修炼材料,而气血对现阶段的吕木来讲,委实太过重要了。

    有这小药丸在手,冲击魄徒之境可谓是势如破竹。

    体为魄之本,而气血又是体之基石,对这小药丸,吕木实在是甘之如饴,久旱逢清泉呐。

    如果说这是难得的好消息,那么另外的坏消息也许就因此更坏了些,他可不认为寻常的杀手势力能给出这般丰厚的‘赏赐’。

    虽然其中确有隐患存在,可这类杀手的命并不值得这般代价,他们都不过是些一次性的消耗品罢了。

    那可是能轻易造就一个正儿八经魂徒实力的打手,哪怕境界不到,但战力也一定是够的。

    而那些如死士般的杀手,虽然手段的确诡异,可绝对实力其实并不算太过强悍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的话,这个自己卷入的漩涡,恐怕比之前想象的还要棘手不知多少倍啊。

    虽然自知杀手所代表的势力不可能如此轻易地善罢甘休,可此前的精心善后也还是能让吕木安下一点心,至少能为他争取一点时间。

    唯一可虑的,就是昨夜住民中的目击者了,那是一个绝对无法遮掩的致命漏洞。

    “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?!庇锹鞘怯?,不过吕木也谈不上太过担心。

    过不了多久,他就会动身前往内域,那个地方可容不得阴影中的老鼠们撒野猖狂。

    挎着装了一天干粮的旧布包,披着漫天的云霞和蔚蓝,踏出朱红大门。

    清晨的街道没有白天的喧嚣和夜晚的灯火,很安静,它还没有苏醒。

    第一缕阳光,跨过千山万水,穿透屋顶,在街道上投下第一道光斑。

    看起来的确挺美好,也让人不自觉便会慵懒几分。

    可对自己来说,活下来、强大,远比美好更重要。

    吕木迈开步伐,很快来到胖老板魏索的武器店铺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?!甭滥径宰济虐?,很有节奏地敲了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胖老板迟迟不出现,这让他不禁有些错愕,店老板这类剥皮抽筋喝黑血的家伙,难道不都是大清早就开始自己的奋斗(诈骗)之路么?

    四周恍若清冷无声,可隐约还有被搅了清梦住民的嘟囔低骂。

    但吕木不为所动,继续敲,继续敲,咚咚咚地不停,嘟囔骂声更刺耳了。

    他的确差一样至关重要的东西,而那赫然正关乎着接下来好几天的修炼计划,马虎不得。

    终于,只听得咣当一声,老旧的木门板被抽了出来,胖老板揉着惺忪的肉眼,打着呵欠道:“吕兄弟,怎么又是你?没看见大家伙都还在睡觉么?”语罢,又是一个结结实实的呵欠。

    “我来买一条精铁绳索,要足够长,至少二十米,你就说有没有吧?!惫啪薏ǖ啬畛鲎约旱囊?,吕木开始等待对方的回应了。

    虽说要求的确有些苛刻,但直觉告诉他,这个行为怪异的店老板应该是有的。

    嗯,但愿如此吧,吕木实际上也不清楚结果究竟如何。

    “有是有,可我今天还没打算开张来着,俗话说得好,新的一天从中午开始,要不然你下午再过来一趟?”

    揉完左眼蹭右眼,说话还没经过大脑的胖老板给出了一个‘合情合理’的解决办法,说完又要盖上大门板。

    新的一天,从中午开始?吕木听得是眼角一顿抽搐。

    果然,世人都善忘,尤其这死胖子,昨晚还和我说什么推碗换面,今儿个居然就不认账了?

    表面兄弟,呵呵,他的神色不善开来,真是欠揍。

    而且无论怎么看,这胖子都是吃软怕硬的主,要不然干脆把他给.......?

    牙一咬,心一横,吕木眼角精光一闪,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魏索(猥琐)宝具师,你再等一下?!甭滥竞艉俺錾?,果不其然,肉山一样的死胖子旋即回首。

    “吕老哥,我都说了下午,你怎么就.......”起床气戛然而止,紧随其后的,是惊恐无比的呜呜声,“吕..木....吕...混...蛋,杀人啦,光天......化日之.....下....”

    干净利落地从柜台下捡起不成对的臭袜子,吕木胼指如剑,径直朝胖子嘴里一捅,可疑的黄绿液体旋即从其口中翻滚而出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吕木发觉自己好像突然间就玩心大盛,非要好好地捉弄对方一顿才算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这是多少年都没有过的一幕了?吕木心中不由暗自疑惑,可很快他就暂且放下了。

    昨夜莫名其妙和人打生打死,心里面憋了一股子闷气,正好拿这不着调的死胖子开刀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吕木的嘴角勾起一道浅浅的微笑,然后他径直飞身一跃。

    “啊打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  
浏览阅读地址://www.xrfnm.com/book/5/5214/3644655.html
重庆幸运农场直播 | 幸运飞艇博彩平台出租 |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视频 | 北京赛车技巧大全 | 幸运飞艇官网 | pk10开奖 | 北京赛车pk10迪士尼 | 928| 633| 875| 281| 385| 929| 234| 365| 575| 898|